• 视频
  • 文章
  • 演员
老酒馆0.0完结

老酒馆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1928年到1949年的东北,“闯关东”来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,在东北深山老林里挖参讨生活,却意外地遭受了一双儿女失散,媳妇被骗走的磨难,只好来到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大连开酒馆谋生计。老酒馆由此成了八方信息、各色人等汇聚的舞台。仁义坚韧,嫉恶如仇的陈怀海利用这个舞台,保护了杀日本宪兵的“老北风”,劝说了东北军马旅长重回抗日战场,痛斥了粉饰伪满洲国的满清遗老,与日本浪人决斗,为中国人撑腰提气。中共地下党组织派谷三妹打进老酒馆,把这里变成了党的地下交通站。在谷三妹的影响下,陈怀海的女儿小棉袄成了抗日交通员。大连解放前夕,陈怀海帮谷三妹粉碎了日寇破坏城市的计划。他们共同迎来了大连解放,也收获了真挚的爱情。

老酒馆类型是国产,老酒馆是刘江导演作品在大陆于2019上映,作品语言是国语,由陈宝国,秦海璐,冯雷,刘桦,程煜,冯恩鹤,王晓晨,巩汉林,方清平,牛犇,石兆琪,白志迪,曹可凡,岳红,张晞临,袁姗姗,屠洪刚,陈月末,姬他,谭峰,刚毅,寒青,王晓龙,萧松原,田小洁,张可盈,曹梦格,马程程,冯瓅,曲栅栅,蔡荣主演,本剧在豆瓣获得评分为0.0!

老酒馆视频播放地址,由 酷猪网 全网络收集并分享发布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。

酷猪网为您提供 相关剧情简介、图片、免费在线播放地址等信息,如果您喜欢 老酒馆免费观看,这部影片请告诉给您的朋友!

本文链接:如果喜欢这部影片《老酒馆www.kupig.cc/movie/23567.html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。

  • 老酒馆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陈怀海闯关东却身陷命案 老警察无休止敲诈陈怀海

  大连的闹市上,来闯关东的陈怀海带着老三等几个弟兄来到这里。有一个叫贺义堂的男子被他爹追得四处逃窜,高喊救命,碰巧遇到老警察,老警察进行了干预,可贺老爹却不肯罢休,继续追打贺义堂。贺义堂和陈怀海迎面撞上,陈怀海劝阻了贺义堂,声称他们是要来好汉街开酒馆的。

  陈怀海来到酒馆,却发现躺着一个死尸,他想报官处理,有一小个子邻居正好从此路过,他认出死尸是老潘头,告戒陈怀海说这里是藏龙卧虎,千万不要招惹了谁,劝陈怀海谨慎处理此事,千万不要报官,就说是病死的。陈怀海询问他的尊姓大名,他表示只当没来过,陈怀海只好先去客栈住下来。

  陈怀海和老三等人商量处理老潘头的办法,有兄弟提出离开大连,陈怀海没同意,考虑到刚到大连,又没有结交仇人,所以不怕有事。当天夜里,老三带兄弟们从客栈悄悄回到酒馆,却发现尸体消失不见了。老三赶紧向陈怀海回复情况,有兄弟怀疑是小个子干的,偷走尸体想敲诈他们,于是建议赶紧逃走,但陈怀海不想躲避,他怀疑有人给他们下套。

  清晨,小个子果然来了,询问他们昨晚是否睡觉踏实,他既然发现了他们这里的尸体,说明与他们有缘分,要让他装作看不见,必须有眼罩,暗示他们给点封口钱,不然就警察局见。

  他们回屋商量,有兄弟想挖了小个子的眼睛,结果被劝止不要胡来。既然小个子敢一个人来,就说明早有准备。有人提出溜走,陈怀海却要敞开大门迎客。

  白天出现的老警察来了,质问他们大冬天为何开着门,陈怀海表示说明自己心里没鬼,被老警察讥讽为本身就是鬼。老警察表示既然穿上这皮,就得管事,要陈怀海带他去看尸体,当他得知尸体没了时,讥讽道难道被狗吃了,分明是被人故意抬走的,质问陈怀海这个人到底是谁,陈怀海认为这个问题该问他们警察,老警察强调不是陈怀海说了算,说没干坏事就没干。不过这个事情可大可小,让陈怀海自己琢磨,威胁他说要是想走,把命留下。

  老警察走后,有兄弟主张分头跑,能跑一个是一个,可是陈怀海还是不打算就此离开大连。老三到警察局说明情况,再三表示不知道老潘头怎么死在酒馆,也不知道老潘头的尸体怎么就没了,希望老警察理解。老警察生气陈怀海没来,老三解释说谁来都一样,反正就这么个事。老警察听后大怒,认为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。不过,也是可大可小,就看陈怀海的态度了。老三给他送来淘碎金粒,恳求他网开一面,老警察赶忙收到抽屉里。

  老警察带人找陈怀海,要带人到警察局,陈怀海准备给他好处费,被他怒斥公然贿赂公务人员,说明心里有鬼。老三自告奋勇,想跟警察局长走,但是被嫌弃不够分量,要求必须陈怀海去,老三向陈怀海道歉事情没有办好,连累了大哥。陈怀海表示不怕,因为心里没鬼。

  贺义堂娶了日本太太美纱纪,他请父亲去家里吃寿司,美纱纪对贺老爷子大献殷勤,可老爷子反感日本婆娘,以死逼儿子撵走美纱纪,贺义堂辩解说已经和她结婚了,不能赶她走,但还是拗不过爹爹,于是要求缓一下再赶走她,老爷子不依,居然服毒了,却被发现是山查丸。

  老人拿出全部家当给老警察,被老警察夸是个明白人,吩咐放人。陈怀海出来以后就和老三等人商量对策,兄弟们想离开好汉街回关东山,可陈怀海不甘心就此放弃,只好继续贿赂老警察。

  杜先生在酒馆说评书,老警察来这里和陈怀海见面,酒馆老板直接把他请到二楼雅间,杜先生精彩的说唱赢得在场所有人的叫好声,老警察和陈怀海围绕着敲诈与反敲诈,免不了又是一场口水战。

  • 老酒馆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陈怀海公布诈死敲诈阴谋 贺义堂夹在父亲和妻子中间

  茶馆里,老警察不满足于喝茶,而想去下馆子。陈怀海欣然接受,不过要等他的酒馆开张再请他,老警察不相信他还能有钱翻身开张。陈怀海不想和老警察绕圈下去,让他有话直说。老警察掏出老三伪造的支票,指出这张支票不对。陈怀海再三强调和老潘头的死无关,可老警察认定他有重大嫌疑,威胁他们休想活着离开大连。

  陈怀海继续和三爷商量,决心要和老警察斗争到底。一番商议后,他再次约老警察到茶馆见面,陈怀海这次直接问他到底想干什么,老警察坦言只要他肯花钱,就可以保命得到平安。陈怀海胸有成竹地声称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,老警察听后一脸的疑惑。老三和其他几个兄弟在门外候着,有人扛着一个大麻袋进屋,老警察发现了,声称要找记者,公布死者的真实身份,很快便喊来了记者。大家都翘首以待真相的公布,陈怀海吩咐先烧一锅开水。不一会儿,水就已经烧好了。

  为了验证老潘头死亡的真伪,陈怀海提出把老潘头扔进滚烫的水里。老警察十分惊慌,说什么也不同意,担心阴谋露馅。其实,陈怀海早就看出老潘头是装死,有意敲诈他。紧接着,他当场宣布了这是老警察贼喊捉贼的计谋,老警察无奈只得承认,推脱说是上面的指令,然后仓皇地离开了现场。

  事情虽然过去,但是鉴于这次风波的影响,老三劝陈怀海还是换一个地方开酒馆,可陈怀海已经非常有信心克服以后的困难,坚持就在这里放心大胆地开业。

  贺老爷上次服毒被儿子识破为造假后,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。想用上吊逼迫贺义堂休妻,闻听贺义堂走近的声音,立刻伪造上吊的动作吓唬他。美沙纪即将分娩,贺老爷呼喊贺义堂救自己,贺义堂蓦然看到父亲在上吊自杀,急速上前,好言相劝,把他扶下来。美沙纪已经难以自持,贺义堂连忙带她去医院。贺义堂苦劝美沙纪不要记恨父亲,美沙纪无奈只好作罢。

  杜先生又来酒馆表演评书,正好遇到段先生盛邀秦爷来听书,兴致勃勃地要听《水浒传》中武松醉打蒋门神的精彩片段,杜先生表演的是武二郎醉打潘金莲,秦爷十分生气。杜先生尴尬,赶紧上前赔礼,承诺以后一切听他们安排,随便武二郎打谁都可以。

  终于到了陈怀海开业的日子,他为酒馆取名为“山东老酒馆”,还高兴地给每个伙计都发了红包。兴奋之余,却发现对面也开了一间酒馆,老三生气对面抢了生意,可陈怀海却很淡定、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忧。

  贺义堂的新店开张了,迎来了一个客人,一直蒙着脸。显然是他熟悉而又不让知道的人,后来发现竟然是贺老爷子。他极力掩盖自己的面目,贺义堂接连发问,贺老爷索性公开了自己,怒砸了酒馆。

  另一边,陈怀海的酒馆也迎来第一个客人,却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先生。让人奇怪的是,他不付帐,一直佘酒,承诺最后一起结帐。

  杜先生刚刚表演完评书,便遇到了韩爷,真是冤家路窄,韩爷非要他请吃饭,杜先生寻找种种理由推脱。韩爷想尽一切办法,可杜先生坚持不请,推脱说改天一定请他,可韩爷坚持要他明确具体日期,杜先生见实在躲不过去,只好说了出来。

  • 老酒馆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陈怀海开业之后生意萧条 那正红报打不平赢得赞叹

  宋先生到处寻找说书的地方,张掌柜害怕他说书又不着调,被客人给砸了场子,于是拒绝了。杜先生很不屑,又走进陈怀海的酒馆,四处看了一遍,发现这里的生意十分萧条,便主动提出带朋友来,给他增加点人气,陈怀海听后十分高兴。

  陈怀海招呼着让街上的人进他的酒馆,以便有生意,那怕是走街串巷的磨菜刀的,也尽量请到屋子里来。

  贺义堂气势汹汹地来到陈怀海的酒馆,还带着酒来,结果被老三等伙计拒绝,指责他不懂规矩,竟然自带酒水。贺义堂一听来气了,正准备大闹,陈怀海到了他跟前,表示同意他的做法,还为他拿来了酒盅。贺义堂自信满满地要和他比赛,要看看两家店谁能笑到最后。

  宋先生突然非要请韩爷吃饭,还让他尽量叫上朋友,结果来了一大桌子。陈怀海高兴今天人多,其实只是两桌子给孩子过生日的。宋先生在韩爷的朋友面前挣足了面子,等他们一走,然后玩了个小把戏,和吃饭的一个孩子做游戏,只要失败就倒退三步,就这样一连输了好几次,他终于退到了酒馆门外,然后溜走了。

  没想到陈怀海已经快人一步,在前方拦住了他。陈怀海当场揭穿了他的把戏,是从明清笑话集那里学的,表示自己很喜欢听评书,希望交他做朋友,但是同时告戒他,笑话不是用来骗吃喝,宋先生表示惭愧,答应今后为他出力。

  从此以后,宋先生在酒馆里宣传了陈怀海的各种菜肴,说得是让人垂涎,觉得来得很值。

  一天,两个客人走进了酒馆,要求掌柜的出来说话,不巧的是陈怀海出去了,两人见一个伙计耳朵不好使,另一个伙计是哑巴,于是让明白人出来,老三马上走过来进行说明,但是两人却不听解释,还十分不满,说老三脑子不好使,抱怨都是死狗烂猫,老三和他们发生严重争执。陈怀海终于回来,马上上前劝阻。两人十分嚣张地以老大自居,非要收这里的保护费才肯罢休,否则就让酒馆关门歇业,陈怀海与他们进行了辩论,但是两人根本不理睬,后来见他们人多,只好开溜。陈怀海的伙计说要是在老家,早就收拾他们了,陈怀海让他入乡随俗,不要按老想法做事。

  刚走的两人带人卷土重来,放狗挡住门,酒馆的伙计想出去打架,被拦住。陈怀海告诉放狗的人本来就没赚钱,这狗一挡道就更不赚钱了,两人让陈怀海赶紧交钱,少废话。此时走来一个老者,自称叫那正红,是个旗人,身份不凡,让两人把狗带走,两人出手,结果被那正红打倒。

  陈怀海请那正红吃饭,那正红自称是从宫里来的,很懂规矩,吃白食的事要是传出去,会让人耻笑,让陈怀海别担心那两人复仇,来再多人也能打倒他们,当年八国联军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贺义堂看没有客人进饭馆,气得不开饭,伙计很不满,怀念起老掌柜的好,贺义堂只好同意开饭。

  有吃饭的人询问那正红当年武功是真是假,那正红表示好汉不提当年勇,却被讥笑功夫是假,那正红只好动手证明自己,但是感觉遇到对手了,经过询问得知,对手是刚才那伙人的主子,想来讨公道,要那正红拿出打伤人治病的钱,陈怀海急忙拦下,表示争端出于酒馆,官司他接着,并说明了打架的原委,对方准备回去核实后再说,那正红感觉到陈怀海刚才出手的功力不凡。

  张掌柜来到酒馆,笑谈陈怀海很聪明,居然把磨刀的请进来常坐,如此一来,那些磨刀的人也会过来,为这里聚集了人气。此时,老警察也来了,宣布金小手要来街上了。

  • 老酒馆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

贺义堂的招揽活动屡惹麻烦 金小手的传闻引人注目

  老警察为了抓到金小手,给陈怀海了一张通缉告示,正好豫菜馆张老板也在山东酒馆,老警察随手也交给他一张,然后牵着马扬长而去。

  陈怀海和老三其实都听说过金小手替天行道、惩恶扬善的故事,都想一睹他的风采。

  贺义堂犯愁顾客总是不往饭馆里来,只好推出免费试吃的方案,结果引来大量顾客盈门,都已经人满为患了,混乱中还有人为了小事而大打出手,贺老爷气得拿起了扫帚,一股脑地把顾客全部撵走,贺义堂不舍顾客里去,但又无可奈何。被陈怀海看到这一幕,陈怀海对贺义堂的困境有些同情。贺义堂认为陈怀海是幸灾乐祸,于是来到酒馆找陈怀海指责,还带来一瓶酒。陈怀海表示自己非常体会他的难处,没心情笑话他,与他商量改进的办法,但是贺义堂并不相信他的诚意。

  顾客们非常乐于倾听杜先生讲诉金小手的故事,但是此时杜先生并不再说这一段,据说金小手已经来到大连。有好事的顾客站出来,声情并茂地讲述金小手的各种传闻,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出酒馆,陈怀海无意中发现,感到十分可疑,立即会同老三进行分析,老三初步判定是金小手的化身。从此以后,陈怀海就再也睡不着了,脑子里一直出现那个女人的身影挥之不去。

  美沙纪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,这天,她出门买菜去了,留下孩子在家,孩子突然哭了起来。贺老爷赶紧叫人,发现孩子的妈妈不在家。他就尝试哄孩子不哭,却被孩子尿了一身,可是贺老爷并不生气,反而是喜欢得不得了,美沙纪回家后欣慰地看到这一幕。

  昨天讲金小手故事的顾客又来酒馆,口出狂言和金小手叫板,没有人理睬他的疯狂,他越来越狂妄,突然喷出鲜血,引起众人围观,只见他的舌头上被扎进一个大钉子。陈怀海再一次发现昨天看到的那个年轻女人,他立即追出去,可那个人又一次在人群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顾客吃寿司出现情况,老警察派人带走了贺义堂,协助调查情况。贺老爷只好用钱把贺义堂给保了出来,他从邻居口中得知父亲生病,赶忙回家探望,被父亲气急败坏地揍了一顿,美沙纪急忙过来拉架,贺老爷子才罢手。

  陈怀海提去了补品登门拜访贺老爷子,可贺义堂却不相信他的好意,觉得他是别有企图。

  老警察来贺义堂的寿司店巡视,满大屋子不见有其他人,只有贺义堂一人,还在打盹,老警察向他通报了大华金店抢劫事件,要求他注意身边有无可疑人,随时上报。贺义堂感叹自己的寿司店整天无人,让他去对面的老酒馆排查。

  杜先生向顾客讲述了大华金店被抢的事,顾客们听得十分入神,陈怀海又一次发现那个

  年轻女人的身影,然后又是很快就不见了。

  常来佘酒的老爷子总是喝闷酒,伙计一直观察着他,就和他聊起家常。

  老警察见宋先生把金小手编到了故事里,接连询问他有关情况,宋先生表示自己并不知情,老警察让他别乱编造,小心惹事。又去盘问那正红,质问他大热天围围巾的情况,那正红表示自己的脖子他管不着,可是老警察声称只要是这个地方的活人他都得注意。

  老警察询问陈怀海酒馆是不是有可疑之人,窝藏可是大罪,陈怀海表示没有。那正红让宋先生接着说书,可是宋先生不敢,担心小命不保,那正红认为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用怕。

  酒馆来个年轻人,陈怀海听口音不是本地人,年轻人不满陈怀海对自己的怀疑,陈怀海表示他多心了,只是看他气度不凡,猜测他是个唱戏的,陈怀海果然说对了,年轻人答应他回头再给他细说自己的身份。

  • 老酒馆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

陈怀海对暗中挑衅的金小手调查 金小手在的再三感化下终于现身

  这天,总是佘账的老人又来了,三爷有意多给了二两酒,而老人却很仗仪,把多给酒的钱压在酒盅下。磨刀为生的老白头没带钱,执意回家去拿钱再来还,陈怀海感叹他们都是讲究信义的好人。

  陈怀海去后院,发现地上被挖出一个大坑,后来还传来酒坛子被砸碎的声音。陈怀海看到最近的奇怪事情接连不断,怀疑是金小手干的,以为对方图的是他们几个的血汗钱。后院被挖的大坑事出有因,原来是陈怀海试探金小手而下的套,金小手果然上当了,挖出一个空坛子的,怒砸了坛子。由此可见,陈怀海他们几个是被金小手给盯上了,陈怀海担心金小手就这样和他们无休止地熬上了,但是三爷并不怕,因为他知道大哥陈怀海也经过大浪,每每都是平安度险,当年陈怀海被圆木冲击,浑身是血却站了起来,被鸭绿江淹没,却能抱鱼出水。

  陈怀海看到金小手留的纸条,金小手指出陈怀海不愧是老江湖,有两下子,居然给他下套,不过以后陈怀海就要注意了,他不会就此罢手。

  陈怀海和三爷两人谈完事,发现自己的帽子没了。一天,有人来用帽子当钱使,想换两杯酒喝,陈怀海一看正是自己的帽子就同意了。不久,他的鞋子也不翼而飞,也被人拿来换酒喝,他知道这些都是金小手干的。他后来告诉伙计金小手来去自如,十分了得,要是要他的命早就要了。

  有伙计感叹陈怀海被偷的都是贴身的东西,陈怀海不能就这样忍下去,可是大家又犯愁不能把神通广大的金小手怎样,有不服气的伙计,半拉子叫嚣早晚收拾金小手,陈怀海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,以免遭险,但是半拉子不听,结果晚上应验了。深夜,酒馆的伙计正在酣睡,半拉子突然发现一把菜刀插在床头,不由得翻身而起,退到墙根,向四周拱手,感谢不杀之恩。一旁的伙计十分不满他的惊叫,直到发现了那把菜刀,禁不住赞叹来者是个讲究人。

  三爷觉得背后总有眼睛,让人很不舒坦,不能任由金小手这样下去,不如强硬回应,让金小手知道他们也是不要命的人。

  晚上,伙计们严阵以待,都没睡觉,但是金小手一直没动静,就在大家放松的时候,突然响起鞭炮声,金小手在条子里警告他们好戏在后边。

  次日,那个被高度怀疑的神秘女子出现,她来买酒,陈怀海突然感觉很象那个自称唱戏的年轻男子,但是那个男子此时正进门,陈怀海只好推翻了刚才的想法。

  美沙纪路过一家店铺,很想吃点心,可是贺义堂借口料理店刚才倒闭了、要省钱为由拒绝购买,后悔跟他,贺义堂让美沙纪等到他翻本的时候再买,可是美沙纪不相信能等到。此时贺义堂遇到那爷,那正红建议贺义堂开个满菜馆,因为这里满人的居多,单凭这一点就站了先机。贺义堂急忙回去告诉爹爹,说用的是朋友的钱,贺老爷担心房契被儿子偷拿走,一查看都还在,心里感觉踏实多了。

  有伙计汇报,发现屋子里放的好好的酒坛子没了,门还上着锁。陈怀海并不介意,他向周围大喊有本事把房子搬走。次时有人发现消失的酒坛子竟然在大街,邻里们议论这件事的用意。陈怀海顺水推舟,说要请邻居们吃饭,大家自然喜出望外,纷纷登门就餐。上次被弄伤舌头的男子也来了,声称和金小手没完。

  老警察过来,询问有情况没,陈怀海隐瞒了实情,声称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人和事。老警察透露说金小手洗劫了日本饭店,还把半条街划给了穷人。

  夜晚,陈怀海没睡觉,而是对周围喊话,他知道金小手就在附近。陈怀海声称已经了解他的底细,之所以不揭穿,就是为了给他留面子。陈怀海声称他想要的沙金虽然有,但是不能给他,那是兄弟用命换来,陈怀海邀请金小手到酒窖一叙,门外传来金小手鼓掌的赞成表示。

  入夜,老酒馆的伙计观察唯一进入酒窖的路,想看金小手长啥样子,邀请金小手现身,别嫌弃这个地方狭小没光线,但是很严密,适合密谈,而且这里的酒味浓。突然传来声音,声称正是看到了这里还有正气才现身的。金小手说着现身,并向陈怀海深深鞠躬,感谢他没有报警,否则自己早死了。还提醒陈怀海注意,他只有一柱香的逗留时间,以免出现危险,陈怀海这才明白他总是被溜掉的原因。陈怀海告诉了他如何识破他的方法,金小手不由得赞叹陈怀海果然有两下子。

  • 老酒馆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

金小手和陈怀海相见恨晚 贺义堂满菜馆与老酒馆较劲

  陈怀海告诉金小手是如何识破他的,就在他去偷枕头的时候,陈怀海已经事先在地上洒了面粉,陈怀海从他后来进门的脚印断定他就是偷枕头的金小手。金小手夸赞陈怀海着实有两下子,还想知道陈怀海如何剪掉他的衣角,陈怀海其实早就断定金小手就是那个狂妄叫嚣的顾客,因此趁金小手白天喝酒的时候,悄悄上前剪掉他的衣角。金小手询问他所拜的是何方师父,陈怀海自我介绍来自关东山,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说起关东山的打油诗,金小手和陈怀海越来越志趣相合,他们干脆结拜为兄弟,临别时分,陈怀海再三让金小手多加保重,然后两个人就此别过。

  贺义堂的满菜馆如期开张,那正红兴致勃勃地前来祝贺,贺义堂却心里很是没底,也不知道顾客是不是满意饭菜的味道,那正红又有主意了,只要都在前面冠以宫廷的字样,就能名声大噪,贺义堂觉得他所言很有道理。贺义堂还在牌匾上挂一个大铜镜,把老酒馆门口照的十分刺眼,老酒馆的伙计们不服气,纷纷来找贺义堂指责起来,可贺义堂却推三阻四,伙计们愤怒至极,将菜刀砍向牌匾。那正红见状,急忙上前拉开双方,让贺义堂赶紧把大铜镜去掉,不要因小失大,但是贺义堂不肯就此低头,那正红苦口婆心,让他明白利害关系。

  深夜,老三去找陈怀海承认卤莽,觉得自己太欠考虑,雷子和亮子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亮子有语言障碍,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,陈怀海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,他安抚了几个伙计,还是把心思放在好好经营老酒馆,才能在好汉街站长期留下。

  为了缓解紧张的关系,陈怀海决定亲自跑一趟,来满菜馆找贺义堂,贺义堂有些害怕他闹事,就吩咐伙计们看他的信号行动,他让伙计们抄上家伙,相约摔杯为号,没想到陈怀海态度很好,诚恳地向贺义堂赔礼道歉,重做了一块新的铜镜给他,贺义堂紧张的心情终于松弛下来。陈怀海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醉鬼在展示武功,赶忙让人把那个人劝到一边,以免再生事端。

  有顾客独自来贺义堂的满菜馆,点名要吃八大碗,贺义堂赶忙派伙计通知后厨准备,他殷勤地在顾客周围小心伺候,倒茶倒水。点八大碗的顾客酒饱饭足之后没钱结账,只给贺义堂留下一张欠条,最后,顾客向贺义堂保证,会让满菜馆生意更加兴隆。

  老白头一边喝酒一边品着滋味,觉得酒有股子奇怪的味道,认为有人故意做了手脚,教导陈怀海不能欺瞒顾客,然后继续躲在老酒馆角落里喝酒,无意间向陈怀海提出一些好的建议,让人眼前一亮。酒馆里的人来自四面八方,三教九流,啥人都有,他们乘着酒兴东扯西谈,讲了很多奇闻异事。老者又来喝酒,请求伙计给他挠痒痒、捶捶腰,毫不留情地揭穿吹牛的顾客,对方不甘示弱,与老者进行了大辩论。顾客吃晚饭没带钱来,就把金溜子掏出来,想抵酒钱,那正红感觉好象在哪里见过那个人的字迹,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,为保险起见,他提醒贺义堂注意说话分寸,不要招惹那个客人。

  • 老酒馆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

贺义堂被所谓王爷骗走很多钱 贺老爹不同意打房契的主意

  贺义堂眼看那个神秘的贵人要走,想要让他结帐,可是那正红不让,让他一定忍耐,贵人提出要给贺义堂绘制一张画。事后那正红说这个叫羊牛,画的牛却很象羊,因此而得名。据说是一个王爷的手笔,但是不知道具体名字。

  那正红赶紧去拜访这个王爷,说自己曾是小王爷的功夫教头,王爷想起来了,他曾教过二弟学,可惜二弟早死,又问那正红何时出的宫,那正红说很早了,但是一直记挂皇上,王爷不信,那正红立即显示自己的辫子,王爷惊叹他的忠心,于是向他敬酒,那正红高兴得竟然跌倒。

  一天,王爷落下了一个手串,经过贺义堂鉴定,是上乘沉香做的,俗称十三子,典铺掌柜嘱咐他一定要小心珍藏。次日,贺义堂将手串归还王爷,王爷称赞贺义堂是难得的实在人。王爷说完要结帐,可是那正红咳嗽提醒贺义堂别接钱,贺义堂本想说等攒多了再结,后来说多了也无妨,王爷给贺义堂手串玩,贺义堂不敢接。王爷非常喜欢贺义堂,感叹要是在以前就好了,一定会把他留在自己身边。

  一天,王爷又来了,问贺义堂和他两人关系如何,记得贺义堂曾说过是自家人,想朝贺义堂借钱,王爷给贺义堂手串,看值多少钱就借多少。贺义堂认为王爷不如去当铺,王爷觉得这样让外人笑话,既然有自家人就不用去了,声称半个月连本带利一起还他。

  拔树的那个人往老二两的酒里兑水,三爷觉得老二两没看出来,道行不行,老二两其实心里清楚,只是不愿惹事。

  那正红去典当铺了典了名画,掌柜建议他不如卖了,就有多好钱,可是那正红声称还想留个念相,其实就是没钱了,已经来这里当了很多东西了。

  那正红走在街上,有两个认识他的人让他请吃饭,他碍于面子,立即答应了。此时贺义堂遇到了那正红,问他王爷什么时候还钱,距离归还日期就差一天了,那正红让他放心,有手串在手,还怕什么。

  贺义堂也欠钱,被人找上门,贺义堂说明自己的钱借出去了,但是对方说这和他们没关系,贺义堂的借据已经过期,谁的钱都不是容易挣来的,贺义堂希望再宽限一个月,对方只答应给他一个礼拜。

  贺义堂问那正红王爷在哪住,那正红也不知道,但是也不能以下犯上直接去问,贺义堂抱怨都什么年头了还讲究这个规矩,那正红说这要是在以前,王爷都不看他一眼,再说王爷欠他钱,也不关他那正红什么事,说不定就锋回路转了。果然贺义堂遇到了王爷,王爷正找他,可是贺义堂刚才不在家,贺义堂表示手串在家里放着,请客人回他家去取,去家一坐。王爷让贺义堂拿出手串,连欠酒的钱也还了,可是一走没回来。不过手串在贺义堂手上,贺义堂不怕。

  上次那个人又往老二两的酒里兑水,被发现了,陈怀海让他走,他大叫老酒馆撵人,陈怀海声明来的都是客,但是决不留无德之客,引起一片掌声,那人只好灰溜溜走了。

  贺义堂只好去典当铺那里用手串换钱,可是对方一看就是假的,看在和他爸爸是老交情,就不计较,贺义堂不知道是假的,对方询问他是不是被调包了,贺义堂回忆起王爷曾让他倒水,趁着这个工夫调包了,讨债的人又来了,让贺义堂拿房子归还,贺义堂说爸爸拿着房契,不在家,被爸爸出来的时候识破了,贺义堂只好恳求爸爸,但是爸爸不依,声称要贴身携带房契,防止任何人拿走,贺义堂告诉父亲房契是假的,父亲赶紧端详房契。

  • 老酒馆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

贺老爷气死贺义堂穷困潦倒 老二两对酒馆的坚守感动陈怀海

  贺老爷急忙打开房契辨别,贺义堂解释用真房契抵押开了满菜馆,然后找人伪造了一份假的房契,贺老爷当场气得痛哭起来,急火攻心晕了过去。贺老爷悲伤过度从此一病不起,贺义堂向他保证一定会把房契赎回来,贺老爷子感到大限将至,剩下的就是想看孙子九宝最后一眼,贺义堂立即去把儿子抱来,九宝年幼无知,抚摩起爷爷的胡子,贺老爷子认定贺义堂没有什么前途,希望孙子不要长成他的样子,成为一个败家子、对社会无用的人。贺老爷感叹完自己的心情之后气绝身亡,贺义堂悲伤地为父亲料理了后事,美沙纪突然带着孩子悄悄离开,不想跟着社贺义堂度过衣食无靠的日子,贺义堂更加下定决心,要混出个样子给所有人看看,经过考虑决定先回老家。贺义堂就要离开了,看着店里的陈设百感交集,不是滋味。陈怀海伸出热情之手,希望他能留下来,承诺帮助他安顿下来,可贺义堂不想寄人篱下,执意坚持驾车离开。

  一天,那正红一时间喝了很多酒,直喝得酩酊大醉,到了要关张的时间了,伙计们只好把他叫醒,那正红没有钱付帐,留下马褂做抵押,三爷十分为难,不能做主,那正红再三进行保证,才被同意回家。陈怀海关心那正红,亲自登门拜访,送还了他的马褂。

  老二两已经许久没来老酒馆了,雷子有点担心起来,每天到门口张望,陈怀海得知老二两中风了以后十分感慨,提醒三爷他们要珍惜每一个客人,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是上天给的缘分。

  贺义堂实在无计可施,想到去路边专门帮人代写材料,他口若悬河,很快和顾客就熟悉起来,面前排起了长队,贺义堂明明是按照客人的要求代笔写信,可顾客却口口声声称他写错了,不听解释还对他拳打脚踢,贺义堂不由得暗暗叫苦,劳累了一天,不但没有挣到钱,反而遭到了一顿毒打,身无分文的他好不容易看到路边喂狗的食物,连忙上去就抢,结果被人暴打一顿,贺义堂昏倒在路上,一位热心人给他吃的救他。贺义堂渐渐醒来,立即说明自己不是个乞丐,让对方拿来笔,把他刚才接受的施舍都清楚地记下来,事后必定要还。对方认为贺义堂过于认真,把他打发走了。

  秋雨绵绵,受它的影响,老酒馆的的生意大减,客源大为减少,陈怀海不由得犯愁起来。老二两冒雨来到老酒馆为他捧场,看到陈怀海要关张走人,赶忙叫住他,传授了很多做生意的经验,陈怀海思路大开,即兴要和老二两喝上两盅,可老二两坚持要自己喝,陈怀海只好把钟表拨快两个小时,怕他喝多伤身,老二两独自喝酒,认真感受着酒壶里的酒,很快喝完酒,陈怀海怕有闪失,赶紧给他叫了一辆黄包车,可他不需要,坚持自己走回去,陈怀海告诉他会把酒送到他家,他就不用每天来回跑,可是老二两还是要来,慌称是来酒馆取暖,陈怀海其实明白,老二两主要是来亲自登门捧场,身体不便还要坚持。十分感叹他的为人,即使知道酒里被兑了开水也不说出来,老二两对老酒馆很有感情。

  好久不见的那正红出现了,拎着一个大箱子来到老酒馆,一进门就张罗着桌子的摆放,还摆上自己带的餐具和碗筷,念叨着每张桌子都要六个大菜,然后通知陈怀海第二天下午六点要准时关门,陈怀海觉得很奇怪,因为老酒馆是每天晚上11点关张,没想到那正红道出缘由,声称次日他要把老酒馆全包了,有贵客要来。

  • 老酒馆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

那正红请来的贵妇人记挂着一个人 贵妇人让到府上做饭请更重要的人

  那正红嘱咐陈怀海明日下午六点关门,他要把酒馆全包下,要请来的贵客嘴刁,就是要吃特色菜,是他极力推荐了这里,要是来了,就是给酒馆墙上贴金,但是不准问、说、看,陈怀海担忧起来,本不想接,但是那正红声称都已经答应过人家了,不得推辞。

  不久,老酒馆里来了很多奇怪的客人,到处看,伙计们告诉他们今天有人包下酒馆,不开张了。这些人不听,还控制了半拉子,陈怀海赶紧解释半拉子耳朵不好使,所以慢怠了他们,这些人这才松手。陈怀海同时让人去请那爷来,他的客人已经来了。

  那正红通知三爷贵客临时有事不来吃饭了,改天再来,三爷抱怨这料都备好了,造成了损失,那正红承诺将损失全包了,三爷这才心里有底了。

  陈怀海担心惹事,不想接待这些不速之客,刚才的几人显然是事先来踩点的。那正红告诉陈怀海这些客人可是他多少年也难遇到的机会,求他一定给面子,接待这一次。陈怀海心软,只好答应。那正红要求他们每天进货,保持新鲜,不管贵贱,不怕浪费,就看贵人哪一天来吃饭了。

  贺义堂躺在街上,遇到一个乞丐,乞丐以为他已经死了,想掏他的兜,他动弹了一下,说是拉肚子,让乞丐为他请大夫,可是乞丐没钱请,就在他绝望的时候,乞丐用土法子为他治好。

  三爷看到这些天来的客人很奇怪,吃饭不说话,大街上没人,但还有人影,引起三爷的注意和担忧,陈怀海让三爷沉着点,象往常一样,该怎么做还怎么做。

  那正红邀请的贵客终于坐着小轿车到了,为首的还是一位女士,十分高傲。那正红毕恭毕敬地迎接到了酒馆,声称已经更换了新桌布、新碗筷,都很卫生,就连倒的茶也亲自试喝,证明安全。陈怀海虽然不愿意接触这些盛气凌人的贵人,但是他老酒馆奉行的是来的都是客,不论贵与贱。

  那正红向贵妇人详细介绍了老酒馆主打菜的精致做法,门外站着保镖,陈怀海悄悄三爷问看看明白没,三爷不承认看了,陈怀海说无论如何不再接这样的客人了,太危险。

  贵妇人问陈怀海酒馆开了多长时间,陈怀海回答说三年多,贵妇人看陈怀海的样子不高兴,直接问陈怀海是不是不欢迎,陈怀海说来的都是客,都欢迎,但是也不强求,那正红赶忙解释陈怀海不会说话,贵妇人认为陈怀海说实话是对的,比虚心假意好,要赏他,陈怀海声称只收该收的饭钱,不要额外的,否则就是打他的脸。保镖说时间已经到了,强行带走了贵妇人,贵妇人大叫要等一个人,那正红上前阻拦,被踹了一脚。那正红大骂奴才敢打主子,世道变了。那正红很想看贵妇人那个要见的人,说与贵妇人是一对苦命的人。

  贺义堂向众乞丐传授经验,应该尽量去饭馆讨钱,能讨很多,一般客人都会被找零钱,而且刚吃过饭高兴,就会把零钱给乞丐。众乞丐认为有道理,拜他为大哥,要养着他。

  那正红给酒馆支付了很多钱,陈怀海奇怪他怎么这么多钱,那正红不让陈怀海问,陈怀海声明不再接这些客,那正红自认为从没害过他,只求他这最后一次,陈怀海只好勉强答应。那正红这次不耽误陈怀海做生意,而是让他们去贵人府上去做菜,但是进大门要被搜身检查,陈怀海和伙计们很不高兴,还要检查身体,陈怀海生气离开,但是被拦住,求陈怀海留下,陈怀海只好将就着做菜,但是忘记带大料,里面又只是日本的料,不能代替,那爷让他去附近买,此时贵人的手下通知那正红,又有更重要的人来,那正红惊叹这次要开了眼。贵妇人问手下今天要来的贵客到底会来不,手下让她尽管准备就是了,就算累点也值得。

  贵妇人到了后厨,认为做菜的刀工很重要,否则后边的工序都白费了。那正红让贵妇人离开这个简陋的地方,贵妇人认为这里才是人间烟火,很喜欢这里。

  贵妇人询问老酒馆几点开门、关门,陈怀海回复说是早11点和晚11点,贵妇人又问老酒馆的客人数量如何,陈怀海回复说不算多但也不很少。贵妇人认为人不多不少正好,多了让人嫉妒,少了又入不敷出,陈怀海对此表示非常赞同。

  • 老酒馆第10集分集剧情介绍

那正红想回前朝却被浪人削去辫子 贺义堂遭乞丐驱赶被陈怀海收容

  贵妇人是末代皇帝溥仪的皇后婉容,那正红不想让婉容呆在后厨,容易被呛到,可婉容就喜欢这人间烟火,还和陈怀海交流着做生意的经验。突然听到外面有汽车声,婉容赶忙跑出去端详,让她失望的是溥仪并没有来,只来了一个日本人。婉容很生气,执意要见到溥仪,威胁要返回天津。

  陈怀海和老酒馆的伙计们终于做好了一桌饭菜,但是日本人不准婉容吃油腥大的菜,非要给她吃一些青菜,婉容赌气摔掉筷子,甩头离去,但是却被日本人野蛮摁在座位上吃饭,又拿来一双新筷子给她,那正红和陈怀海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。

  婉容心绪烦乱地来到后厨,不由得对那正红大倒苦水,感叹再也吃不到那么纯正的菜肴了,那正红对她再三安慰,可婉容已经彻底绝望,和那正红悻悻分开。那正红对日本人的霸道行径义愤填膺,他向陈怀海倾诉心中的痛楚,想把婉容的身份告诉他,可陈怀海并不想多知道秘密,劝那正红从过去的世界走出来,前朝再也回不来了,但那正红仍然心存希望,决定卖掉房子为婉容做好招待,表示自己从来都不会后悔。

  很快到了新年,好汉街上喜气洋洋,百姓们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陈怀海由感而发,不禁想起自己的孩子,老三让他尽管放心,雷子突然发现老酒馆外面放了好些做菜的食材,甚至还有野鸡野兔,陈怀海百思不得其解,那正红向他拜年,赞叹他的人缘好。

  那正红向陈怀海显摆,称有人送他一件新袍子,讲明要当场脱下来送给他,陈怀海心领他的好意。没想到的是,远处走来了一人,向那正红要回了那件袍子。陈怀海看出那正红失望的神情,不由得感慨万分。

  时间来到了1932年,此时的贺义堂已经比较富裕,豫菜馆老板请他进去一叙,贺义堂寻找一切理由推脱不去,不一会儿来到以前开的满菜馆,十分伤感过去的遭遇,禁不住双眼含泪。贺义堂又来到老酒馆,让三爷把他以前放这里的清酒拿出来,陈怀海请他喝酒,贺义堂坚持要自己请客,陈怀海关心地问起他的现状,贺义堂坦言手里有点积蓄,想从操旧业东山再起,建议陈怀海开一间大酒楼,不然他就要去做这件事了。

  贺义堂吃喝完毕,被陈怀海送走离开,门外的乞丐对着他大肆恭维,贺义堂立即施舍他们一些赏钱。乞丐买了烧鸡享用起来,认为贺义堂是依靠他们讨来的钱才富裕的,决定把贺义堂从他们那里赶出去,从此再无瓜葛,贺义堂立即进行反驳,乞丐们根本听不进去,还要打他,贺义堂赶紧逃之夭夭。

  贺义堂慌不择路,跑到树林,独自抱怨命运的不公,自己已经很惨了,就剩下一个人了,可是还有人和他过不去。陈怀海从此路过,正好听到贺义堂的心中郁闷,向他扔了一个包袱,贺义堂惊讶地发现里面装着自己的西装和皮鞋。陈怀海请他吃饭,商议着与他开酒搂的事情,贺义堂好奇陈怀海怎么看上他了,陈怀海说是知道他要开酒搂,可以由自己出钱,而让贺义堂当军师,贺义堂爽快答应了。

  那正红喝醉了走在大街上,他对末代皇帝忠心耿耿,一心就想回到当年,他看到路边有卖大红灯笼的,想摸摸沾沾喜气,但是并不想买,卖者声称只要他能够着就给他,他果然甩出辫子够到了,卖者兑现承诺,给了他大灯笼。那正红高高兴兴地要走了,结果来了两个日本浪人,非要让他用辫子去够他们的刀,那正红不愿意搭理他们,浪人嘲笑说中国人都是没种气的人,根本不敢接受挑战。那正红一听来气了,非要争这口气不可,与他们比试起来,但是被浪人使诈,用刀削去了辫子,这等于是要了他的命,以后皇上就不认识他了,他要奋力一搏,但是差点被要了命,陈怀海将他抱向一边,躲过一劫。事后他想寻短见,陈怀海劝他面对现实,顺应眼前的形势,那正红这才作罢。

猜你喜欢

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爬虫 - 网站地图 - 热门排行

© 2021 www.kupig.cc Theme by 酷猪网